.联系站长| 快捷登录: qq weibo| 登录| 注册

博客

  • 18
    分享

    高雅走一回

    绿罗裙 2010-06-11 11:06
    我喜欢每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,电视屏幕上那些外国人聆听音乐的神情令人难忘。这些老外一反平常的躁动不安,一个个变得温文尔雅。经久不衰的《蓝色多瑙河》每一次都使维也纳人感动得热泪盈眶。 连五线谱都不认识的我,也是一个古典音乐的“发烧友”。昨天晚上,听了一场由我国著名钢琴家、指挥家石叔诚先生指挥的中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1194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4
    我不知道这个三重奏团为什么要以“莫扎特”命名,当他们来北大演出的广告牌一立起来,我就买了票,都不知道要演奏什么曲目,可能因为他们来自维也纳吧。 步入百周年讲堂时,离演出正式开始还有半小时,观众席上的人还不多,但舞台布置早已就绪。一架施坦威钢琴在舞台中央偏左处兀自闪着光,琴侧两边各置一个乐谱架,静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1174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1
    分享

    请君纸上听

    绿罗裙 2010-06-11 11:03
    清晨从枕上醒来,莫名其妙地想起两句唐诗,一句是李颀的“一声已动物皆静,四座无言星欲稀”,另一句是李白的“长歌吟松风,曲尽河星稀”。顿生疑惑,这唐朝的诗人干嘛一听音乐就要跟星河过不去呢?难道就没有更精准的语言可以直接对音乐进行描述吗?当然,这种努力只是徒劳。就象再高明的画家也无法表达光,而只能画被光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1409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16
    我们评判一个人成功与否,通常的考核指标不外乎学业、事业、爱情、家庭生活这几方面,读完《围城》,觉得方鸿渐是个不折不扣的尴尬人。 首先,说学业,他虽然国文曾得迂腐得掉渣的老子教授,在中学会考考过第二,但这并没有用,除了能让他写信文绉绉的,不用错之乎者也,连土木工程都学不了。当然,他这个能耐也不是毫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1029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0
    赵辛楣不止一次说过孙柔嘉很厉害、深心,多数读者大概也认为方鸿渐是被她诓骗然后制驭,仿佛他后来的所有不如意都是孙小姐的错,这真是一个很不公平客观的说法。如果一定要说她错,她就错在了女追男,而且追的还是个懦弱男。孙小姐的父亲只是个很普通的报馆职员,她没有苏文纨,唐晓芙那么好的命,先天具有大家闺秀的优势。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1383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1
    分享

    真正的贵族

    绿罗裙 2010-06-11 10:57
    人的一生无外乎都在做两件事:吃饭和赚吃饭所要花的钱。用专业一点的词汇来说,就是创造与消费。但有一种人可以例外——贵族。他们无需考虑柴米油盐的艰辛,不必有处世谋生的本领,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优哉游哉地活着就好。 《五月槐花香》里的范五爷范世荣曾经就是这样一个贵族,穿的是锦衣,用的是玉食,使的是官窑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1063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1
    一大早被闹钟闹醒的时候,还沉浸在梦中,一个不愿醒的小女儿的梦。我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,我要去上学了,心里却在惦记着中午的午饭,嚷嚷着没饭吃。爸二话没说,穿过街道跑到对面超市拎回了一大袋我爱的甜食…… 醒来后,躺在床上,不愿起来,就想让这梦继续下去,再做一次撒娇的小女儿。我是想爸了吗?离家好几个月了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837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10
    分享

    妈 妈

    绿罗裙 2010-06-11 10:54
    妈妈是典型的江南女子,身材娇小玲珑,做姑娘时梳着一对大辫子,粉粉的圆脸,双眼皮,在那个年代应该算是很美的吧。 妈妈是家里的老大。那个时候我外公是村里的支书,公务繁忙,家里的许多事自然就落到了妈妈的肩上,要抚养老人、要喂养鸡、猪等家禽、要干农活、还得带着最小的两个妹妹。因此,我妈没念过什么书。直到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879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5
    分享

    弟弟

    绿罗裙 2010-06-11 10:53
    对于那些生于八十的人来说,“弟弟”这个称谓实在有点奢侈。除非妈妈为你生个孪生兄弟,但头彩不是人人都能中的,当然,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超生游击队另当别论。所以我万分庆幸,妈妈将我早生了一点,让我有机会拥有一个同胞的弟弟,一个与我身体里流淌着相同血液的人。 在记忆中,小时候我们经常打架,因为妈妈多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516 次阅读|没有评论
  • 27
    分享

    姐姐

    绿罗裙 2010-06-11 10:51
    她是姨妈家最大的孩子,现在坐下来写她,脑海里想起的竟然是十好几年前我们共同的小学校。下课铃一响,孩子们就会一拥而出,教室墙外有个挎着竹篮的老婆婆,那时候我以为那婆婆就是世上最伟大的魔术师,你只要给她三两毛钱,她就会从竹篮里变出一小包五香瓜子,或者芝麻糖、姜糖什么的。我拿到手后,就会分出一小部分给这
    系统分类: 散记类 - 随梦听风|512 次阅读|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