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联系站长| 快捷登录: qq weibo| 登录| 注册

鲁院有个小家碧玉

已有 403 次阅读  2017-02-08 22:52   标签墨西哥  教学楼  大理石  文学院  鲁迅 

早听说鲁院有两个女儿,一个高端大气若千金小姐,非常人可以攀折,一旦入了眼,便会有飞龙之相;另一个温婉可人如小家碧玉,只要有点阅历的,都可得以亲近芳泽,同样也会受益终身。这两个女儿,一个住在新校区,闺字高研班,另一个住在老校区,芳名少创班。我的运气还算不错,有幸参加鲁迅文学院第27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,结缘了这位小家碧玉。


掐算着日子,从西北边陲之地一口气飞到京城,又从机场一站导航到八里庄鲁院老校区时,已近黄昏时分。斜阳里看到大理石门头牌坊上五个铜色大字:鲁迅文学院,倒也衬得住先生的文气。只是两扇铁栅栏门紧闭,透过栅栏看进去,院子里静悄悄地不见些人气。直觉是走错了,可能走到了偏门。于是开着车企图绕学院一大圈找正门,找来找去还是回到了原点,才知道这名气大的吓人的鲁院原来并不大。果然,进来一看,一个小院里有一幢楼(五层,既是宿舍也是教学楼),还有一幢也是楼(两层,厨房而已),其它的,没了。与曾去过的诸多干部学院比,也太袖珍了点。


虽然第一观感与想象有点差距,好在性子恬淡,沉住气看看再说。从此混在一帮作家同学的队伍里,一呆就是30多天。每天感受着鲁院的气息,渐渐地由不经意到融进去,到亲近感,终于明白了这小家碧玉的内涵所在。这鲁院老校区,虽然没有富丽堂皇的外表,没有雄伟宏壮的气势,毕竟有着辉煌的历史,绚丽的业绩。这就像是曾经的名门旺族,虽然现在粗衣布钗,但精华欲掩料也难,那种书香翰墨的气质是骨子里透出来的,能不知不觉地熏醉你,让你施施然乐在其中矣。


这位小家碧玉,她有着不饰铅华的格调,楼虽旧而洁净,餐虽简而味正;她有着严格管理的家风,极为重视时间观念,把人无信不立作为头条规则。最关键的是她比千金小姐更接地气,不设过于苛刻的门槛。不看职业学历,不讲关系背景,不论职位高低,只要有志于文学者,有相应的文学素养,她都一视同仁,不轻易拒之门外;无论是著作等身、等腰,还是等膝,甚至等脚,只要有创作的激情,她都会芝麻开门,尽可能为文学爱好者圆梦。从1984年开始,这个小院里先后举办了多期文学培训班,成为中国作家的摇篮和圣地。多少知名的作家,都曾在这里蹒跚学步,成长进步,最终修成正果。能在他们上课的教室聆听名家讲座,能在他们生活的地方寻找文学灵感,是一件幸运而又幸福的事情。


在这里,每天都能呼吸到文学的空气,感受到文学的氛围。鲁院通过专题讲座、沙龙互动、分组交流、观赏名剧、社会实践等形式,打开了一扇扇求知的窗口,使学员们开阔了视野,增长了见识。鲁院经常会邀请一些很具知名度的小说家、散文家、评论家等文学巨擘和名校的教授专家来授课,进行互动交流。同学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作家,与他们同堂为伴、朝夕相处,能够相互得到印证和启发。班级的微信群成了交流情感、展示作品的主要平台,同学们时而有佳作晒出,不同地域的作家各具才情,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,让你如同徜徉在民族文学百花园里,群芳争艳而目不暇接。


在这里,学习着、思考着,也在不断整理着关于文学的头绪。这些年,感觉中国古典文学被边缘化了,我所钟爱的唐诗宋词怎么到有些崇洋派眼里就成了古纸堆了?味如白开水般的所谓诗歌,嗓子眼里的哼哼也成了文学。周熙明老师讲了文化自信,打消了我对中国传统文化能否传承下去的疑虑。以前只大概知道文学是原创性很强的语言表现形式,王跃文老师用自己的创作体验,使我明白了从故事、人物到情节、思想都要个性化的道理。我还从陈晓明老师讲述的整全性难题与碎片化写作里,了解到文学表现手法的时代性变异。通过吸收、消化老师的讲述,加深了对文学写作基本规律和发展趋势的把握,完成了一次由自然王国、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洗礼。


在这里,思想可以像野马一样驰骋,身体却在一张安静的书桌前写作。就像一盆含苞待放的花蕾,放在百花满园的花房里容易绽放;就像一只孤单地小鱼,放在群鱼嬉戏的鱼塘中格外欢快。待在鲁院的文学海洋里,生命中的文学细胞仿佛一刹那间全部苏醒了,对生活比以前更敏感和知性。而整天不断有诗词文章发表的“骚人”同学们,也刺激着你本不太“骚”的神经。校园门口,杂乱的街道两旁门市林立,芸芸众生都在为生计奔忙;公交车上、地铁车厢,几乎都是低头族,手机的碎片化阅读已经成为文化的主要消费方式,真正的纯文学沦落为小众阅读群体。文人们苦恼的不仅仅是如同怀胎十月孕育作品的艰辛,而是大雅之作“寂寞开无主”的孤芳自赏。既然走上了文学创作这条不归路,文艺青年的热血使我们只能义无返顾地前行,用我们的辛勤创作拨亮真理的明灯,让孩子们对前路不再迷茫,让苦难的人们心灵可以得到慰籍。也许,迷失在市场经济大潮里的人们,终于有一天不会一切向“钱”看的。只要耐得住清苦,文学会被重新供奉在最高的神圣殿堂。


一楼大厅里,陈列着一座鲁迅先生的头像雕塑。每天进出都要面对着先生,那冷峻的面容,紧锁的眉头,承载着太多的文学救国的情怀。文学在先生的时代虽然最终没能成为救国的利器,但也却在当下成为与国家民族运脉相牵连的精神支柱。连习总书记都说了:伟大的时代在呼唤伟大的作品。文代会开了,鲁院上了,从这里出去,是该做点什么了。

分享 |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