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联系站长| 快捷登录: qq weibo| 登录| 注册

原来,爱是用来打开生活的钥匙(转)

13已有 1102 次阅读  2003-08-03 21:00
  1996年春天,为了爱情,我轻而易举地放弃了一份优越、稳定、体面的工作。那段时间,母亲夜夜失眠,伤心欲绝的母亲曾流着泪对我说,我没有你这个不争气的女儿。可是,在爱情面前,我忘了一切。那年的春天还未结束,我就义无反顾地背着行囊离开了家,几番转折来到了有他的小城。


  我把我们的家安在了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红砖小屋里,屋内四面徒壁。我们最富有的就是高于一切的爱情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非常满足。因为我可以和我所爱的人在一起,过着想像中朝夕相伴的生活,今生今世。我甚至为自己的奉献和牺牲暗暗自豪过。

  暂时没有工作,我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,我学着做家务,学着讨价还价,学着精打细算,学着省吃俭用……白天,他上班我在家里操持家务;晚上,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吃完我煮的饭菜,坦然地坐到书桌前翻着一大堆报纸,喝着我泡好的浓茶,我毫无怨言地收拾一桌子的碗筷……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。

  突然有一天,他没有按时回家,我左顾右盼迟迟等不到那个熟悉而亲切的身影,我变得恐慌起来。我不停地问自己:他为什么不回来?他什么时候回来?我眼睁睁地看着热腾腾地饭菜一点点冷却。之后,这样的事情屡屡发生……

  我一天天体会到,等一个人是多么痛苦、多么渺茫的事,没有把握,没有自信。一天深夜,天下着倾盆大雨,我依然等不到他回来。饭菜照例冷了,孤零零地摆在桌子上。我绝望地熄了灯,和衣躺下。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,仿佛抽着我的心。难道我的一生就要在这种毫无意义的等待中一点点耗尽?我第一次对我的生活产生了怀疑,这种怀疑让我变得局促不安。

  我觉得不公平,我觉得他不应该这样对我。我们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。直到有一天,他在盛怒之下说:“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吼?你连正式工作都没有……”那一刻,我几乎无话可说,任由泪水冲刷我的脸庞。是啊,我有什么资格?在这座城市,我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我惟一有的就是爱情。可是,爱情又是什么?它不能带来钱财,不能带来地位,不能带来面包,不能带来房子,它更不能带来尊严。

  在爱情的温床里,我把自己丢失在那里。我从抽屉里找出了那本尘封已久的学历证书,在那本学历证书里,夹着若干年前我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散文——《生命如飞,母爱无痕》。文章的最后一段这样写道:“生命的速度是飞。我明白自己,在人流如水车辆如蝇的柏油马路上,我就像一只倔强的鸵鸟,在广垠的沙漠中,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绿洲。但是,无论我身处何地,永远有一双关注着我的眼睛,她将陪伴我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。”

  我泪流满面。母亲!十年寒窗!梦想!我有什么理由把命运交付给爱情?

  我依然一成不变地做着每天该做的事,只是,我不再傻傻等待,我把每天的时间一分一秒从家务中挤出来,写稿,看书,上图书馆查资料,投寄简历……我的散文一篇篇见诸报端,飘散着淡淡的油墨的清香;一封封面试通知书递到我手中,许多都是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媒体单位。再三斟酌,我选择了一家市级电台,虽然为此我要与他分隔两地,但是,我没有犹豫,因为我知道,爱情是矫情的,你越把它捂在手心里,它挣脱得越快,仅仅靠付出维系一份感情,它只会离你越来越远。

  我走了,踌躇满志。临走时,我对他说,等我坚强了成熟了,我会回来,回来和他一起直面人生的风风雨雨,一起体味人生的酸甜苦辣。他紧紧地抱着我说,他会永远等着我,等着我从列车上挤下来,递给他一个脏兮兮的行李包,就像当初一样,不顾一切地来到他身边,他会为我接住那个行李包,然后好好善待我……

  当列车载着我慢慢远去,我知道,过去的日子已经远去,就像这不断前行的列车,在奔向下一个新的站点。工作给了我乐趣,我发现,没有他的日子一样精彩。我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,我常常因为采访、写稿、播音而忘了与他联络。他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,问我在干吗,问我有没有想他,他说我已经把他惯坏了,没有我在身边他常常不知所措。他抱怨我不再关心他了,他说等待的感觉真不是滋味,没着没落,患得患失的。他一边说一边唉声叹气,我却在电话的这头,偷偷笑了……
分享 |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  • 稻草人 2003-08-04 13:21

    爱不是唯一,可在爱中的他们往往是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