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联系站长| 快捷登录: qq weibo| 登录| 注册

旱莲

24已有 1434 次阅读  2004-01-03 21:37
说是莲,其实只有叶子像莲,但要小得多,最茂盛的也不过拳头大,叶柄细细的长长的,小心擎起一枚枚田田的碧绿的叶子,很有些莲的风韵,只是一开花,那火红的像极了凌霄的花朵,怎么也没了莲的影子。
  初冬时才想起下种。把一枚皱巴巴的类似蚕豆的淡绿色种子埋进花盆,浇上水就放在了窗台,顺手拉上了窗帘。忽一日拉开窗帘,旱莲已不知什么时候破土,红红的纤细的茎上对生着两片圆圆的叶子,像张开的两只小手,如同捉迷藏的孩子忽然被同伴找到时的惊喜与慌乱,又像是一个小小的可爱的森林精灵正调皮的对你微笑。禁不住莞尔,从此这窗帘就敞开着。
  因着灿烂的阳光和温煦的暖气,旱莲蓬蓬勃勃长得很快。
  晚上,我躺在床上看书,它趴在窗台上,每一枚叶子都紧紧的贴在窗玻璃上,仿佛急切的追寻着窗外某个远去的身影,只将淡绿的背影扔给我。我漫无目的的看书,力图将心灵融进书中的喜怒哀乐,灵魂却不知游荡于何处。而它兀自执着的朝向窗外黑暗的世界,不知是沉醉于浩瀚的星空还是迷失于万家灯火中世俗的悲欢。灯熄了,外面却显得明亮起来,不管有没有月亮,城市并没有真的黑夜,旱莲的影子就成了窗台上一幅美妙的剪影,疏密有致,因着暖气的上升,竟也摇曳顾盼,宛如秋水中亭亭的的莲。一时,就想起许多描写莲的诗句,一时竟也柔情满怀。不知不觉睡去,那梦也有了莲的芬芳。
  周末总是醒得晚,一睁眼常常已日上三竿。旱莲已爬满了窗台,火红的花开得烂漫。阳光明亮耀眼,辉映满窗台的清新与生机。有微尘在周围漂移,那朵朵红花仿佛著绿衣的旧家女儿,带着俗世的繁华,还有一丝落寞,正从隔世的尘封中向我走近,微笑依然鲜活,故事却已遥不可及。
  便想起许多花许多女子。
  笑靥如花,花样年华,以花喻女子,除了言其美,还有更多的伤感与惋惜。花美缤纷,自情态各异。若喻女子,莲应是那种清高浪漫,雅致曼妙的女子。且不说那上的画的风雅,那谱的曲的清越,只那诗词中的描摹便已令人倾倒。“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”的质朴与喜悦,“菡萏香消翠叶残”的雅致与哀感,“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”的烂漫与多姿,“留的残荷听雨声”的凄迷与空灵……因着这内涵的丰富,想望的多姿,那女子的心中自然会有一些美丽的梦想和追求,人生也因之多些常人没有的曲折与故事。
  而旱莲呢,自是在我窗台泼泼实实的开放,自是那健康快乐、简单爽朗的邻家女子,没有闲情,没有逸思,所有的快乐和烦恼似乎只来自俗世的人情世故,不会痴迷于不切实际的想望,不会追究缥缈的灵魂和梦想,踏踏实实的走来又走去,撒下一路的阳光和笑声。
  做为花,在诗人眼里,自有高下之分;在爱花人心中,梅疏兰淡环肥燕瘦却自绰约风流。若我也做得花,我只愿我的前生是莲;而来世,就做一株旱莲吧,多一些质朴与踏实,少一些凄迷与哀婉。
分享 |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2 个评论)